一个路由器的小号

就是一个拿来填脑洞和吃吃吃的小号 霆峰不拆不逆

本来是半退圈养老状态了,最近也经历了一些事情让人心情复杂,而且确实现实生活越来越忙,目前手头还有约稿,交了就打算正式退圈了叭,这三年真不亏,认识了不少好朋友,可以说我圈也是人才济济,有很多优秀的文手剪刀手和画图小能手,我这样的低产到极点的人也还能和大家玩一起超开心的。
一直觉得圈里没有所谓太太和小透明之说,只是有的人因为兴趣使然为霆峰这个圈做一些力所能及事,有的人比较忙碌默默萌着罢了。
无论哪个圈,抑或网络或现实生活,总有人为了兴趣去做一些事,但是这并不是他们生活的全部,他们一样是有工作要忙,有自己的学业要忙,有自己各自的生活,产出是为了喜欢的人或事物,或是为了让同好一起开心罢了,这在他们本身现实生活之外的事,需要占用业余时间去做的事,本身没有义务去做,但是产出不就是为了喜欢?不就是为了自己玩的开心同好也一起玩的开心?珍惜每个还在为爱产出的人吧。

感谢还在fo我的大家这三年来的厚爱!祝愿两位蒸煮事业发展越来越好,友谊常存!

顺说一早起来看到了这个,哪位好心人干的好事,帮说话都要拉下水的节奏?退圈保平安算了

小炮儿退款公告

知否知否:

 由于sjb举报违法出版及文章内容,原定给大家留念的<小炮儿>被迫停止制作,lof已封锁被举报章节,不得已清空该文及其他衍生全部内容,之前拍了的小姐姐真的非常非常抱歉,麻烦你们直接申请退款,收到退款第一时间我确定,如有认识请相互转告 





都在晒月饼那我也....祝大家中秋节快乐!(虽然晚了一点

实在很对不起腰子,对不起大噶,画这个桥段是我选的但是真的没想到这么纠结啊啊啊啊越画越纠结越是想有矛盾的气氛越难处理...结果最后也还是...就这样了..总之追文的时候这章看得真实地落泪,超爱霆炮了😢

知否知否:

画手:喵面包子  @一个路由器的小号
(图禁任何形式的二改二传)
 

陈霆说:“张晓波,我们两清了。”


 对方望了他一会儿,忽然道:“你欠我。”

  

陈霆看着他沉默不语。

 

“你欠我。”张晓波重复一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伸手一把抓住了陈霆领口漏出的银链,狠狠抓着将陈霆拽到自己跟前睚眦欲裂道:“陈霆,你欠我!”

指路第五十九章

(往下拉!我我我有话要说!负荆请罪来了!)

 ---------------------------------------------

大宝贝儿们!!插图预览来了!!!!!!!!!!!!!再次万分万分感谢女神的图!!!已经还原了我写这章时的所有画面!!!高清图好看到哭出声。

还有一张ROU的插图(交公粮那章。),乐乎上应该不会公开。

(P2有部分细节图,图禁任何二改二传)

在这先非常非常诚恳的给各位等到现在的妹子们道个歉,说好六月底,结果因为第一次出本太多事不清楚导致现在也还是不能发货,真的非常非常抱歉。为了补偿各位妹子等了这么久,发货时会在原周边基础上,多随书附赠一张牛皮纸海报。(如果打样出来显色不行,可能会更换纸张。)

发货前两个星期我会再另行通知。

以及广告,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11.76bf523vvTmO3&id=547001528916&ns=1&abbucket=13#detail

 

预售将于下个星期天结束,购买链接会关闭。

有没有人来辆光哥x波儿或者光哥x方木的车车 🤣想刷卡 想上车 想老司机带我飞

三年了,有人离开这个圈子,也有认识新的朋友,但是就像威廉说的外界不会影响他们的关系,识于微时,名利加身而友谊不变,初心不改,并肩成王。

等喋分不清:


昨晚看到CM,朋友们聊天感叹“并肩成王”,我说,我两年前第一次用vv做的视频就用这个词结尾呀,于是截了这个图给她们看。

我除了兴奋,大概还夹杂着感慨万千吧,三年来很多场景仿佛历历在目。

我期待,更加美好的“并肩成王”的那天~

2017,诚不欺我。😝

PS:我发现一过十二点我就刷不开lofter,白天才行😂

张启山张大佛爷

这个泡发设计很贴心了!

铁岭顺丰屎蛋儿张:

便携式威廉兔【。

扭一扭

舔一舔【。

泡一泡

就能得到一只大威廉了!



 @一个路由器的小号 泡发威廉兔来自🌝

已接任掌教真人的陵越望着他的小师弟眉心一点灼红移不开眼,距蓬莱生死一战不知已过去多少年...他开创天墉盛世,几近窥得天道,却舍不下俗情....

三年之约,三年又三年...年少时仍未说出的压抑的隐秘的情爱,在往后的岁月中不断发酵,只因那个放不下的执念,他注定是红尘之人,也罢,也罢,最上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吾辈。然而面对着仍是少年模样的屠苏,岁月蹉跎并未改变他的容貌,不知是真是幻,陵越已然看得痴了....

真也罢,假也罢,他的小师弟眼神清亮如剪水望进他心底,熟悉的嗓音一如少年时期,对他说着“师兄,我回来了……”
他几十载的修行隐忍因此刻而决堤,却又如时光回溯,他仿佛也回到了少年时期,那个不善表达又默默守护和陪伴他的大师兄,多少思念行至舌尖却难以吐露...半晌,他轻轻抵上屠苏的前额,那眉心灼灼红焰的触感却是微凉的...他乖顺的师弟轻轻扯住了他的衣角,他伸出的双手早已颤抖....

“屠苏,此次归来,是否还会远行?”

“愿为清风,常伴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