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路由器的小号

就是一个拿来填脑洞和吃吃吃的小号 霆峰不拆不逆

已接任掌教真人的陵越望着他的小师弟眉心一点灼红移不开眼,距蓬莱生死一战不知已过去多少年...他开创天墉盛世,几近窥得天道,却舍不下俗情....

三年之约,三年又三年...年少时仍未说出的压抑的隐秘的情爱,在往后的岁月中不断发酵,只因那个放不下的执念,他注定是红尘之人,也罢,也罢,最上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吾辈。然而面对着仍是少年模样的屠苏,岁月蹉跎并未改变他的容貌,不知是真是幻,陵越已然看得痴了....

真也罢,假也罢,他的小师弟眼神清亮如剪水望进他心底,熟悉的嗓音一如少年时期,对他说着“师兄,我回来了……”
他几十载的修行隐忍因此刻而决堤,却又如时光回溯,他仿佛也回到了少年时期,那个不善表达又默默守护和陪伴他的大师兄,多少思念行至舌尖却难以吐露...半晌,他轻轻抵上屠苏的前额,那眉心灼灼红焰的触感却是微凉的...他乖顺的师弟轻轻扯住了他的衣角,他伸出的双手早已颤抖....

“屠苏,此次归来,是否还会远行?”

“愿为清风,常伴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