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路由器的小号

就是一个拿来填脑洞和吃吃吃的小号 霆峰不拆不逆

已接任掌教真人的陵越望着他的小师弟眉心一点灼红移不开眼,距蓬莱生死一战不知已过去多少年...他开创天墉盛世,几近窥得天道,却舍不下俗情....

三年之约,三年又三年...年少时仍未说出的压抑的隐秘的情爱,在往后的岁月中不断发酵,只因那个放不下的执念,他注定是红尘之人,也罢,也罢,最上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吾辈。然而面对着仍是少年模样的屠苏,岁月蹉跎并未改变他的容貌,不知是真是幻,陵越已然看得痴了....

真也罢,假也罢,他的小师弟眼神清亮如剪水望进他心底,熟悉的嗓音一如少年时期,对他说着“师兄,我回来了……”
他几十载的修行隐忍因此刻而决堤,却又如时光回溯,他仿佛也回到了少年时期,那个不善表达又默默守护和陪伴他的大师兄,多少思念行至舌尖却难以吐露...半晌,他轻轻抵上屠苏的前额,那眉心灼灼红焰的触感却是微凉的...他乖顺的师弟轻轻扯住了他的衣角,他伸出的双手早已颤抖....

“屠苏,此次归来,是否还会远行?”

“愿为清风,常伴左右。”

越苏图文纪念合志《两人行》预售

资瓷!!!!

软趴趴:

买买买,买是必须的!


霆峰图鉴:



屠苏,你知道吗,我们都在等你回来。




 




预售时间:6月24日晚八点-7月2日




预售地址:越苏图文纪念合志《两人行》预售




宣传视频:越苏纪念视频《待君归》




微博抽奖:来玩呀








转发微博 说说你对越苏的理解或送上对越苏的祝福 于7月2日古剑开播纪念日从转发中抽一位赠送一本合志(仅合志无周边);再抽一位赠送一套周边(仅周边无合志):包括贴纸两张 小卡两张海报一张 (海报特邀画手@鸩纳兰 限量版 不进行贩售 只有抽奖才能得到哦)




预售前20名赠送贴纸一套 可单购;




随书附赠小卡一套(小卡画手 @四又请你吃鸡翅  和 @一个路由器的小号 不进行贩售)








刊名:《两人行》




尺寸:A5




staff:




*主催:@舟渡 




*副主催:炎華neKo




*封设:@枕怀 




*封图:@白杳魚 




*排版:@西桑桑 




*视频:小鸡炖胖次 




*写手:@adoration@舟渡@微风吹过夏天@废哏/炎華neKo/@烟雨明清 




*画手:@尼里二七 /鴨貝貝/@白杳魚@楼二贝/NANA/@天狼星的Candice@西子川-@浪蹄子花生/东鹊WiFi/@肚脐眼四个/炎華neKo/@疯的yy@未知泽@哈元个咸咸@腐你竹@半拉子 




*周边:@四又请你吃鸡翅@一个路由器的小号@纠结的H/ @尼里二七 /鴨貝貝/NANA/炎華neKo/@未知泽@哈元个咸咸/ @腐你竹  




*特邀:@鸩纳兰 




*代理:@牛奶星工作室








更多内容详见宣图 相关问题请私信 抽奖最终解释权归霆峰图鉴所有 感谢各位支持💕




 




这个夏天,共赴三年之约。











执念疯长终不得修仙,饶是道行高深,亦难逃岁月蹉跎,霜雪白头。陵越终是知晓斯人已逝,万物生发,终有因缘,却在生命如烛豆渐渐熄灭之时,那个人黑发如瀑,一袭红衣,身材修长,依偎在自己怀里仍是少年模样--
“师兄,我回来了...”


【越苏】归途(一)

风声入耳,呼啸猎猎。

 

一阵阵的耳鸣让他脑袋有些晕眩,心里却无比清明,安定。

 

那场恶战恍如隔世,却真真实实发生在几个时辰之前。早已预料终将玉石俱焚,蓬莱岛开始崩解,身下的大地剧烈颤抖,海平面荡起巨浪,拍打着残垣断壁,巨石砸落往昔华美的建筑,雕像、华表、带着那对爱侣千年的眷恋,毫不犹豫投入墨黑的深海。

 

时间……快了……

 

不容许片刻犹豫,少年用残存的灵力,将惊呼的伙伴,还有抱着他痛哭的少女,一同传送回来时的码头。

 

他从怀里掏出一片坚硬的玄色龙鳞,放在掌心。完成他作为太子长琴的灵魂与上古战龙的约定。

 

远古的记忆在那日苏醒,那身着玄色古服的男子,向他娓娓诉说。声音低沉隐忍着重遇故人的激动,却也感叹这岁月漫漫……眼前再也不是故人。

 

榣山凤来琴曲依旧,终是遇了知音。

 

战龙已暮,他曾问他,临到死前,可曾有人将你放于心中?

 

屠苏嚅嗫着双唇,不擅长表达的他,只是红了脸庞。

 

那是他作为百里屠苏而重生,醒来所看到的第一个人。

他教他认字,学书,习剑,虽不是恩师,却也是恩师。

他疼他,惜他,每次习剑劳累,他总是轻轻拂去他额头的汗水,再递上各种各样好吃的。

大多是不属于天墉城的土产。

 

小小的他总是扯着他的衣角,把一手肉包子的油悄悄蹭在他的衣服上,闹着他给他讲那些山下的见闻,他伸了手装作要崩他的脑门儿,吓得小小的他赶紧缩入比他稍稍宽阔的怀里。蹭的他的表情柔了下来,只是抬手抚上他师弟白净的包子脸,抚掉嘴边一颗肉丁。

 

小时候,他总觉得师兄比他高大许多,不然怎么伸直了手臂,也仅仅是勉强摸到他的肩膀,反倒是一副求抱抱的模样,逗得他师兄忍不住把他举高高,吓一吓他,看着小脸皱起来似乎要蹦下金豆豆了,才把他放下来又是安抚一番。

 

时间在天墉城的后山似乎放慢了一般。却又因为不得不面对的变故,迅速地流逝。

 

无数个煞气发作的夜晚,他紧紧拥着痛苦难耐的他,遍寻良方而不得,他的痛苦,于师兄又何尝不是感同身受的折磨?

 

他因煞气侵体,伤了师兄,欲自绝于大殿之上而不得,只敢在长老们为陵越疗伤之后,呆坐在昏迷不醒的师兄旁边,握着师兄冰凉的手指,奢望能减轻一分罪过。

而他怎么会怪罪于他?

教内师弟的死冤背于他,他不得不暂离天墉城。只听师姐说,大师兄在店内长跪不起,只求掌教真人让他为自己顶罪,想方设法争取时间,为自己洗脱冤屈。

不料这一走,再回天墉,却是为了亲手断绝与太子长琴、欧阳少恭之间的宿命因缘,为了给族人报仇,也为了挽救苍生性命,解除焚寂煞气的封印以获得上古凶剑之力,只求一胜。

 

师兄,我只求一胜,不求死。他曾经对他说。

 

在桐城的凉亭里,他竟是轻易答应了他们的三年之约。

 

“屠苏,你长大了……时间是过得那么快,当年小小的你,长成了顶天立地的大侠。”

“师兄……”

“此一战,我还是担心你……”回忆里,他皱着眉头,却只是伸手,想抚上他的肩膀。

屠苏不敢直视他的眼神,只是轻轻一闪躲,眼光只是往远处的海面瞟。此刻风平浪静。多好。

 

“执剑长老之位我早已意有所属。”

“只为你一人留。”

 

他说要带他一同下山,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而他还未来得及向他表明心意,怎可就此别过世间?

 


未完待续



(窝终于还是忍不住染指了越苏!!窝心头的白月光!怀念那个夏天^^

昨天丁大力的剧照出来,我想陵越真人了。